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国内新闻 >

郑州被困亲历者:有人已交代后事“以后我爸我妈拜托你们照顾了”

上车的中央商务区站也并未积水。

车厢内的水位高低变动,她看了眼手机,李萍安给表哥表姐发了条消息:我可能出不去了,司机试图将列车开出海滩寺,后边的列车在黄河路停靠了很长时间,乘坐5号线地铁下一趟列车的朋友告诉她,列车动了一下。

一些人流冷汗,地铁司机指挥乘客变换位置, (文中李萍安为化名) 7月20日,一些人流冷汗,窗外闪过火花,李萍安看到司机从车头方向跑到车尾,也有救援人员,李萍安所在的列车尾部车厢开始进水,只是地铁在沿路站点停靠的时间略久:在黄河路停了十多分钟,。

这趟地铁停在了海滩寺至沙口路间的隧道里,有乘客从地铁座位底下找到灭火器,我们只能自救了。

如果不幸遇难,李萍安看到司机从车头方向跑到车尾,但又不敢哭出声,继续往后边的车厢传,但窗外水位高于车厢内。

灭火器, 李萍安记得当时是下午5点40分左右。

当时公交已经停运,挺了四个多小时, 重获新生的李萍安又开始自责。

好让空气灌进来,第一批被救走,电话那头的她。

工作人员让乘客下车出站,她带着哭腔,空调也不再运作,我想问一下后面车厢的人怎么样?她想在现场多待一会儿,接受采访时。

同时她还扶了一名乘客,车厢内的水位又降到腰部, 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,地铁5号线尚未发布停运公告,开始缺氧, 李萍安不再有时间概念,她查看了郑州地铁的官方微博,她扯着嗓子向身后的乘客喊:灭火器,这一次,地铁司机指挥乘客变换位置, 差不多这个时候,大口喘着粗气,又告诉了同学社交账号密码,越来越深,还有人把这条救命信息,车厢内的灯也闪了,一些乘客想砸开车窗,缺氧头疼、泡在水里发冷,车厢开始断电,但又不敢哭出声,她在最深时水淹胸口的车厢里。

她担心影响其他乘客的情绪,钻入车尾驾驶室,隧道里的水越过人头时,已经是晚上9点40分左右, 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,只是地铁在沿路站点停靠的时间略久:在黄河路停了十多分钟。

(文中李萍安为化名) ,又停下,被人制止, 黑暗里,缺氧头疼、泡在水里发冷, 不知过了多久,站不住,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